景染kira

二次修改后
不喜勿喷

第一次拿到数位板,悄咪咪画一下
还有缺陷和不熟练的地方
见谅
动作有参考

[全职]男神x你 叶修篇《你的名字》

#黑暗系德国骨科R15慎入
#晋江同时连载,笔名景染kira
#女主原创人物
#接受不了这种设定的请勿观看

叶修爱上了自己的妹妹,自己的亲生妹妹叶瑾。
说到叶瑾,她小时候孤僻内向,不愿意和任何人亲近。总是想一个小鸡仔儿一样躲在叶修或者叶秋的身后,死死拽着叶修或是叶秋的衣角低着头嘟哝着什么。当然叶修和叶秋也有些区别,叶瑾更喜欢赖在叶修身边。为此,叶修也很烦恼,家妹永远赖在他身边。但是叶修也没办法,谁让叶修是个深度妹控患者呢。
“小瑾去叶秋那儿去,我有事。”
“不要不要!我要叶修!叶修!”
你看,连叶秋在旁边也没法。
叶修离开出走的时候,叶瑾尚在睡梦中,叶修是凌晨走的。背上那个沉重的背包,叶修踏上了属于他名为梦想与未来的路程,经过叶瑾的房间时,叶修特意最后向睡梦中的家妹告别。
“要好好长大啊。”
——— 十三年后 ———-
叶瑾最近发现叶秋有点不对劲,每次在叶瑾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总能发现叶秋炽热的眼神盯着她。叶瑾只能自我催眠把这种现象当做看见哥哥的身影了。
哥哥,多让人怀念的词语,不知道自家的大哥现在怎么样了?叶瑾无聊的用银叉戳了戳盘中的土豆泥。
叶秋将对面的妹妹的神情看在眼里并未说些什么,只觉着身上有点燥热。叶瑾似乎是发现了叶秋在盯着他,有些疑惑的看着叶秋。“啪——”叶秋立即把手中的报纸拍在了桌子上起身离开了餐厅。
他这是怎么了?
叶瑾望着远去的背影疑惑道。
叶瑾并没将视线长久停留,转而解决目前的晚餐。
————
叶秋的气息有些急促,一个人在厕所解决着私事。
“真是···身为哥哥竟然对妹妹······”后面的词语叶秋并没有说出口,不光是叶秋认为丢脸,而且还有愧疚。
叶秋将手放在水龙头冲刷下的冷水中,积满一手水扑洒在自己的脸上,努力让自己清醒。沉默许久,叶秋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出了房间,走向那个常年无人的房间内。
这是叶修的房间,虽然本人从未回过家,但是他的房间依旧还是要每天佣人打扫的。叶秋从衣柜中翻翻找找拿出了一件叶修的衣服,抖抖灰尘,在自己的身上比量下,还算合身。
————
“小瑾看着我,我是叶修啊,你最爱的哥哥不是吗?”叶秋双手掰开身下人的双腿,一个挺身狠狠地将自己的(哔——)挤进穴中。叶秋明白走到这一步,怕是永远不能回头了。叶瑾爱着自己哥哥叶修,这件事叶秋很清楚。叶秋曾亲眼看到某一晚叶瑾在自己的房间自wei着,嘴中喊着的是自家大哥的名字叶修。
身下的叶瑾睁着朦胧湿润的眼眸,断断续续的娇气喊道“哈···哈···叶修,阿修···”随着叶秋一次又一次的猛烈定弄下,叶瑾渐渐哭出了声。迷离的眼神,潮红的脸庞,白嫩的身躯,叶秋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
“叶秋,你疯了!他是你妹妹!”叶修一拳打在与自己相同容貌的叶秋脸上。
要不是叶修退役回家发现自家妹妹脖颈上的吻痕,叶修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叶秋背着所有人和自己的妹妹上了床。
“我当然知道,从我爬上她的床我就知道我永远也回不去了。”
“你知道吗哥哥?我啊,看见她有一天晚上在房间自慰的时候,喊着是你的名字啊。”
“不仅是我,我想你也对她有着特殊的感情吧,超越普通兄妹的感情,不是吗?”
叶秋狼狈的从地上依靠着墙壁站了起来抹去嘴角的血迹邪笑道。
叶修明显一愣,似乎是被叶秋说中了一般“对,的确。但是我并没有像你那样违背自己的大脑与思想,不会用身体与行动来证明!”
叶秋和叶修僵在了那里,叶瑾躲在不远处的墙后听着二人的对话,不禁留下了泪水。
“原来···原来···难怪第二天就没见到阿修···”
————
“阿修,求你···求你···”叶修望着身下的家妹自主伸开大腿眼神迷离的模样心里的罪恶感就越来越多。俯身吻上对方的耳垂轻声说道。
“可别后悔了···”

【全职男你】长命百岁 苏沐秋

#刚用LOF不久,不太会排版啥的
#第一次发在LOF上,在晋江是原版作者(景染kira),这篇文章在微博也发过。
#短篇小说,极虐。
#伤心的话,我给你递纸巾、给你抱抱哦
#女主设定有名字,男主伞哥无误

part1  初逢
苏沐秋第一次见到曲望是在回家时,曲望是苏沐橙的学姐,二人又是高中同一个社团的,这么一来二去就相识了。
老实说,曲望算不上漂亮,简洁干净清爽便是第一眼的感觉。苏沐秋也这认为,但是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视线就是会吸引。穿着蓝白款的中国特色校服,松松垮垮的衣服明明显得土气,在曲望身上却没有那种感觉。
“曲望姐,这就是我跟你提到过的哥哥,苏沐秋”伴随着苏沐橙欢快的语气,二人便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哥,这是我学姐,曲望。”
曲望?苏沐秋?两个人名字怕是反了吧,噗嗤,明明性别和名字完全不相像好吗?
曲望,希望,伴着这个名字的寓意是美好的,光明的,希望。
苏沐秋,一叶知秋,沐浴在秋日所带来的温暖的阳光,便是沐秋二字的涵义。
“你好,我是曲望”
“苏沐秋”
——
苏沐橙在南山公墓苏沐秋墓前说过这样一句话:
“曲望说,她喜欢你啊,哥哥,你听到了吗?”
可惜,这句话苏沐秋再也没有听到。
苏沐橙也在曲望的坟前也说:
“嘿,你听到哥哥向你表白了吗?你们可要好好的幸福的在一起啊。就算这辈子没有在一起,下辈子,哪怕是下下辈子,一定要早点说出那句话啊。”

part2  幸好
苏沐秋不擅长于同女性交谈,当然,仅限于自己的妹妹苏沐橙。从苏沐橙那里得知曲望生日将近的时候,苏沐秋倒是一时乱了阵脚,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所措的样子着实让叶修笑到肚子疼。
“这有什么可烦的?礼物不在乎价格高低,心意到了就好。没听说过礼轻情意重吗?”没想到,第一个给苏沐秋出主意的竟然是长期窝在电脑前,现在正在吃着泡面的叶修,“曲望又不是那种拜金女,你瞎操啥心啊!”
虽然叶修一副拉拢着沉重的眼皮,昏昏欲睡、颓唐的样子,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对这一方面在行。不过,这话儿倒是讲的有点道理,让苏沐秋有点恍然大悟,只不过苏沐秋还是愣在原地思考着些什么。
“还没听懂?我这么说吧,你自己拉的屎,你介意它臭吗?”嗦了口塑料叉子上的泡面,叶修一边像只花栗鼠一样嚼着泡面一边支支吾吾的给苏沐秋解释道。
“呸!别给我吃饭的时候讲这种让人倒胃口的比喻!”
说是这么说,但是苏沐秋心里还是很感谢叶修的。比喻恶心了点没错,但话糙理不糙,本意是好的。
经叶修这么一提醒,苏沐秋暗暗在心中打了算盘,估摸着给曲望买一样首饰什么的。为的就是能把这份心意好好的传递给对方。
施华洛世奇项链,黑天鹅款式,价格在一千左右。
苏沐秋忍痛买下了这条项链,当初还是苏沐橙一起去店铺看的。苏沐橙还向自己哥哥抱怨着为何收不到这样的生日礼物,而后苏沐秋收到了来自苏沐橙重重的一击小拳拳。

part3   泡沫
苏沐秋在这短暂的人生中,眼睛闭上的最后一眼看到的是曲望绝望的脸庞。与之而来的,还有那声说不上是陌生的呼唤。
“沐秋,你醒醒!别离开我!”
苏沐秋依稀还记得当时他在跟叶修打电话,一边等着红绿灯一边四处张望。他那天早早约了曲望见面。苏沐秋勾起嘴角,淡淡的微笑浮现于脸颊,将礼物盒子捂在口袋里的感觉,让苏沐秋感觉到了一种难忘的幸福感。
嘿,瞧见没!马路对面的那个姑娘我要娶她!
绿灯亮了。苏沐秋在电话中最后向叶修交待一些事宜,脚也随之踏上了斑马线。
“小心!”
苏沐秋还未回过神,转过头去。
只见一辆轿车不受控制的在马路上行驶,朝着苏沐秋的方向而来。
“快让开!汽车刹车坏了!”
下一秒,苏沐秋感受到的是强烈的撞击感,心脏恶狠狠的跳动了一下,还有身体极为疼痛的冲击,整个人以一种后仰的弧线状飞了出去。
2015年,苏沐秋因车祸死亡,享年18岁。
同年,曲望在家中浴室割腕自杀身亡。身子别扭的缩在注满温水的浴缸中,右手动脉处被小刀割伤,动脉破损。血水与清澈的温水互相融合,秀丽的长发粘在毫无血色可言的脸颊上。
二十四个小时候,曲望的遗体被发现。
2015年,继苏沐秋去世半个月后,曲望割腕自杀身亡,享年18岁。
两个人一同葬在了南山公墓,左边是苏沐秋,右边是曲望。
清明,苏沐橙和叶修每年都会来看望他们,带着两束娇嫩的鲜花,带着各自的思念。
“沐秋,曲望,你们以后可要好好的啊。”
“沐秋,别让曲望再为你哭泣……这辈子没有在一起,还有,下辈子,下下辈子,我相信今生无缘,不代表今后无缘。”
“曲望,你听到了吗?哥哥说,他爱你啊。”
细细的雨丝落在地面,苏沐橙和叶修抬了抬头,感受到雨滴停留在脸颊的冰凉实物感,二人相视,打开了雨伞。
细雨密密的斜织着,静静的交错。
道路上是叶修和苏沐橙合撑一把伞的景象,而墓地呢?
淡雾中,你可否看见那对瘦弱的“少年”为“少女”撑伞一同坐在碑前,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呢?
再见吧,苏沐秋。
再见吧,曲望。

THE END